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成长记录封面 >> 正文

男子患怪病流浪半年后欲把10岁儿子送人

日期:2018-9-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男子患怪病流浪半年后欲把10岁儿子送人

“有爸爸,我才有家”

李宏宇含着眼泪说,他不想孩子跟着他受苦

不想儿子跟自己受苦,流浪半年后他决定把10岁的儿子送人

但懂事的儿子即便挨饿、挨冻,也从来不觉得苦

因为他觉得只要有爸爸在身边,他就有温暖、就有家

新闻背景>>

半年前李宏宇突然头痛难忍,双手总是不由自主地发抖麻木,他觉得自己这次的病应该不轻。10岁的儿子每天照顾他,给他做饭,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孩子悄悄到路上要来了两元钱给他买吃的……李宏宇知道,在很多人眼里他不是什么好人,还曾赌博欠下不少钱,这些他并不想向任何人做解释,但作为一个老爸,他觉得自己做得没那么差。

本网讯 12月9日,长春的街头,上班的人加快行走的步伐。42岁的李宏宇用力地拉着儿子的小手,尽管他想加快脚步,却在不知不觉中脚步越来越慢……

“帮我把孩子给人吧,他啥都会干,做菜可好吃了……”李宏宇的眼泪在转身要离开的时候,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像水花一样砸在地面,溅开,结冰……

无奈> >

“你走吧,我把你送个好人家”

昨日包裹着大地的那层白雪,看上去更像儿时农村蒸锅里热气腾腾的黏豆包,“年”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自由大路上,李宏宇死命地拉着儿子的手,他们的穿着与这座大都市有些不搭,死气沉沉的蓝灰色,上面布满了尘土,穿着单鞋,黑色的头发丝看上去更像灰色。

李宏宇想在车多或是人多的时候转身就躲起来,他想把儿子丢下,自己独自离开。10岁的孩子似乎看穿了爸爸的想法,死死地拽着他的衣襟,默默流着眼泪在后面跟随着。

这一路上李宏宇就不停地跟儿子说:“你走吧,我把你送个好人家,孩子,你不能跟着我了,我不喜欢你了,我不要你了……”而每说出一句话后,他痛苦的神情似乎如针扎心一样,眼泪不知不觉就掉了下来。

“帮我把孩子给人吧,我谢谢你们”

走到一家办公大楼前,李宏宇停下脚步,让儿子去这个单位的食堂要点吃的,他说他饿了。而在孩子转身紧搂的时候,他原本打算抬脚就跑,但是他犹豫了……

这个单位的保安觉得孩子可怜,就给了他两个馒头和包子,然后问孩子:“你爸爸妈妈呢?”10岁的李明恚对保安说:“爸爸说不要我了,他要把我给人。”担心他们会出事,保安带着孩子和李宏宇来到本报。

见到记者,李宏宇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帮我把孩子给人吧,他啥都会干,做菜可好吃了……我没能力养了……”他的话说完大家还没有回过神来,他转铜仁市哪个看癫痫病好身就走。大家硬是将他拉了回来,而他还是那一句话:“帮我把孩子给人吧额叶颠病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我谢谢你们了。”

心酸> >

“这4张椅子就是我们的床了”

昨天下午,记者带着小明恚来到长春市中医院,这里就是他们住了许多个夜晚的地方。明恚说,这条路自己和爸爸走了很多回,周围的几家商铺自己都认识。“我们住在二楼,这里原来有一个扫地阿姨给了我一盒饭,里面都是我喜欢吃的菜,有尖椒土豆片、蒜苔……”孩子边说边拉着记者往楼上走。“这4张椅子就是我们的床了。”记者看到这4张椅子的后面就是一个暖气片。眼前的一切似乎让记者看到无数个夜晚,一对父子依偎在这里,孩子甜甜地睡去,躺在爸爸的怀里他觉得自己很踏实,而那位父亲,却从未睡过一个好觉。无数次的夜晚他从梦中醒来,看一眼旁边的儿子后才踏实地睡去。

得名麻花男孩 因大庆市癫痫病哪些检查他每天就吃一根麻花

小明恚说,自己在医院的这几天,认识了一个叔叔,他给了自己20元钱。这些钱他用来和爸爸买馒头,偶尔改善伙食能再加7毛钱添一袋咸菜条。

昨日,李明恚所在学校卡伦镇中心校的老师告诉记者,小明恚辍学的事情他们还不知道,只是发现他半个学期没来学校了。“我们都叫他麻花男孩,因为他每天就吃一根麻花,这孩子学习好,家里条件不好。”

讲述> >

妻子离开 自己失去劳动能力

李宏宇今年42岁,儿子李明恚10岁了。他们的家住在卡伦镇,原本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半年前李宏宇突然发现自己头痛难忍,双手总是颤抖,血压很高,啥也干不了,他猜测自己应该是脑血栓前兆。家里原本就没啥钱,房子是租来的。身体好的时候李宏宇蹬着三轮车收废品,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卖183元钱。但这身体一下莫名就垮掉了,啥也干不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妻子又选择跟他离婚,他的天塌了一半了,另一半的天空就是懂事的儿子。没多久,房租到期了,他们连唯一的容身之所也没有了。

流浪俩月 他不忍再拖累孩子

见到记者,这个懂事的孩子眼圈红红的,他说,自打半年前妈妈从这个家搬走那天,他和爸爸再也没有笑过,他真的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不要他了。两个月前,他像个小男子汉一样和爸爸拎着一个小包离开了租的房子,开始了他们的流浪生活。他们住遍了长春各大医院的大厅,挨饿、挨冻,但这一切李明恚用稚嫩的声音告诉记者,他从来不觉得苦,也不害怕,因为他有爸爸在身边。“有爸爸在,我啥也不怕。”

用李宏宇的话来说,他虽然穷,但是他绝对不允许自己伸手向别人要钱。前段时间他硬着头皮到富奥社区咨询申请最低生活保障,他去咨询后工作人员很同情他,也决定为他特事特办,但是需要他提供一张自己去医院检查后证实他病情的病历。“我知道,人家对我不错,工作人员知道我的情况自己掏腰包给了我几百块钱,对我挺照顾的。”李宏宇始终强调,其实自己身体好的时候蹬三轮车收废品足可以养活儿子,但现在他一下拿出几千元钱去做核磁共振等一系列检查来证实自己的病情,还真没有钱。“我也不好意思在给人家添麻烦我就走了。”他之所以想把儿子送人,因清远母猪疯治疗技术为他希望儿子在一个条件好点的人家,至少能晚上睡得踏实一些。

过往> >

曾因赌博生活一贫如洗

昨日10点半,记者来到了长春净月开发区净月街道富奥社区。社区最了解李宏宇的人就是富奥社区的主任李国民,他们俩从小玩到大,直到小时候居住的平房全部拆迁盖楼,邻家才开始各奔东西。李主任提到李宏宇时说的第一句话是,李宏宇的日子之所以过成这样是因为他赌博。

李主任说,富奥这片还全是平房,他们就住前后院。当时李宏宇与父亲、弟弟住在一起,生活还行,后来他父亲去世了,他开始变得困难了,也跟弟弟分开住了。后来才听说,他沾上了赌博,这东西染上就是输。从那以后,生活一贫如洗。今年七八月份,李宏宇来社区找李国民,看见李宏宇的穿着,李国民才知道他现在已经和爱人离婚。“他儿子确实好,懂事,我们也一直在想办法帮他。”

对于赌博一说,李宏宇没有避讳。“当年我爸爸去世,我家欠下不少钱,当时一个朋友就跟我说去他那里赌牌,我没有本钱他借给我,一旦赢了生活就好了。”李宏宇说,想到不希望家人受穷,他去了,就那一小天的时间他输掉了4万多块。“我后悔死了,从那天我再也没有碰过牌。”他想靠双手重新撑起这个家,给儿子更好的生活,可这时他却生病了。

他想给儿子一个家 想让儿子幸福

的确,在和李宏宇聊天时,记者感觉到他是一个很直率的人,他不隐瞒什么,更不会抱怨生活的贫穷,他不会抱怨任何人,当知道记者找到富奥社区的李主任时,他唯一说的就是:“李国民人好,对我挺好,我爸爸去世他还给钱了,我现在身体不好,我知道自己不争气,我就希望孩子找个好人家。”

在记者眼中,李宏宇纵有错,但作为父亲,他挺称职的。似乎筷子兄弟唱的“多想和从前一样,牵你温暖手掌……”小明恚怕爸爸突然消失,就连洗手间都不敢去,即使在从医院回来的车上睡去了,他的手也是紧紧握着爸爸的手。

友情链接:

偕生之疾网 | 小班区角布置 | 百变大咖秀武艺 | 温江有哪些大学 | 五杀摇滚吉他手 | 如何查个人征信 | 谈谈心恋恋爱